返回首页
    醒来,楚向琬还是觉得的心窝很不舒服。

    楚向琬不知道为何会做这样的梦,难道这是因为他昨天救了她,所以她才会做这种梦吗?

    躺在床上,楚向琬心中极乱。

    她发现,有的时候她会把萧云庭与她心中的男人混肴在一起,明明这是两个人,她却把他们混在一起了,这不行!

    ——楚向琬,冀郎还在等着你去找他,可别乱!

    默默想了会记忆中的男子,他粗砺中带着宠溺的声音、他粗糙却温暖的大手,终于楚向琬脑子清醒了。

    坐了起来,这才发现船在走动。

    听到响动,静初进来了:“姑娘,您醒了吗?今个儿您可睡得真沉,船都走出几里地啦。”

    啊,她竟然睡得这么迟?

    “静初,端水来,我要洗漱。”

    船上不那么方便,洗澡要去底舱,那里有专门的男女之分的洗漱间。

    静初应声进来:“姑娘,水打好在门外,柳枝已放好。”

    “嗯。”

    吃中饭时没见着萧云庭,甚至连徐庄也不见了。

    “静初,大公子不在吗?”

    静初这才想起:“姑娘,今日天才亮大公子就走了,他说有事要办,等到曹州的时候再要搭船。”

    天亮就走了?

    他去哪?

    难不成?

    楚向琬希望自己想多了,可是前世她非常清楚的记得,这个良妃娘娘家人与安国皇室私下有来往……难道表哥是去打听这事了吗?

    不知为什么楚向琬觉得心里很慌,汪家不仅有女儿在宫中居四妃,更有一个嫡女在鲁王府上当王妃。

    应该是大后年,鲁王反了、安国攻击大楚边关……萧云庭肯定是去查探汪大人的事了!

    天天与他相处在一起,乱了自己的心。

    可楚向琬发现,萧云庭下了船后,她的心反而更乱了!

    他会有危险吗?

    他会受伤吗?

    他会出事吗?

    楚向琬不想让萧云庭出任何事,他对自己很好,她不是无心之人。

    那双鞋为何会在他脚下,她不用问,因为上回舅舅的鞋并没有做小,而是他不能穿。

    可小舅舅会找那样的借口来求鞋,为的是什么,那是因为在许家的一切好东西,怕都是表哥送的。

    因为怕她不受,因为怕影响她的名声,所以借了小舅舅的借口。

    有一个男人,不管他有什么目的,他能对你真心、对你好、对你关心体贴,作为这个女人来说就算没办法报答,可至少知道感激。

    两世,这是第二个对她如此好的男人。

    ——萧云庭,我没办法报答你的心意,就让我给你当个妹妹吧,我一定要平安归来。

    坐在船舱边,看着一江瑟瑟江水,楚向琬发现自己的书都拿反了:“静初,船今晚依靠在哪里?”

    “青峰镇。姑娘,您想下船去走走是吗?”

    楚向琬摇头:“不,只是问问而已。”

    姑娘真的只是问问吗?

    静初虽然年纪不大,可心倒也不粗:一天下来,姑娘似乎心很不安,她在担心什么?

    难道是……不过,大公子样子好吓人啊,姑娘都有点怕他呢,会是真的吗?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