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他说什么啊?

    萧云庭的话一落,楚向琬有点懵:他说要帮助自己,让萧云恒娶她?

    眼前的人最恨的就是那萧云恒母子了,他真的误会了吗?

    她可不能让他误会了,顿时楚向琬急了:“表哥,我没有第二个母亲可死,我对他一点点的喜欢都没有了,真的,你要信我!”

    对他一点点的喜欢都没有了吗?

    这是真的吗?

    楚向琬偷看未来摄政王的脸色似乎更好了,顿时觉得终于松了口气:他信了吧?

    ——否则,这么久的讨好,就白瞎了!

    从寨子里到盘龙镇有牛车,虽然牛车走得慢,可是两个时辰后还是到了目的地。

    一进镇,两人并未去客栈,而是去了一个小院子。

    门才打开,静初跑了出来,抱着楚向琬就哭了:“姑娘,吓死奴婢了!真好,您回来了。”

    这些天,静初怕是吓坏了,这个忠心的丫头永远都她这个主子放在第一位!

    楚向琬抱着她安慰着:“我不是有表哥保持着吗,你瞎担心个什么啊?静春呢,她还好吗?”

    问到静春,静初又哭了:“姑娘,静春受伤了,她为了救我受了伤。”

    啊?

    “伤哪了?”

    “伤小腿上,被狼咬了,咬了一大块肉!”

    原来,徐庄带着两丫头也是跑进了大山,一开始被十余个黑衣人紧紧追咬着不放,直到第二天早上才甩开那些人。

    可因为荒不择路,他们也迷了路,并且遇到了狼群,静初一醒来见一群狼就在眼皮下,吓得掉下了树……

    静春看到主子回来了欢喜不已,面对静初的眼泪,她已经无语了:“姑娘,我真的没事,就是我爬上树的时候被一只狼跳起来咬了一口而已。徐庄大哥的药可好了,你看这都结疤了呢。”

    两个丫头一个为她吓破胆、一个被狼咬去一块肉……好在,她们都活着回来了!

    “活着就好!”

    对,活着就好,什么都不必问。

    两个丫头在山里几天与徐庄的接触也挺多,可毕竟是三个人。

    自己姑娘与萧大人孤男寡女……这事,一定不能透露出去了!

    两个丫头对视一番,然后欢欢喜喜把两个买来的衣服拿来,静初去打水给楚向琬洗头泡澡。

    屋外。

    徐庄一脸凝重:“爷,徐令那边有消息了,用的都是死士。”

    用的竟然是死士?

    那碌州太守不可能有死士,看来这死士是某些人的了。

    “嗯。让他查,看那些个马都养在哪!”

    徐庄担心:“爷,您说他会不会把马都杀了?”

    这很有可能。

    “那就查这些马的来处!查到了来处,就能查到他们与琬国的哪一支在勾结。还有,琬国的荆凌王那边去的信,把马上的印迹、特征都告诉他。”

    对于山中的军队,萧云庭还没想好,要如何去查……

    徐庄立即点头:“是,奴才明白。爷,您赶紧去洗漱一下吧,您这样子,表姑娘一会得嫌弃您了!”

    嫌弃他?

    他这模样怎么啦?

    这还是那寨子里人最好的衣服呢,虽然是短打粗棉,可也是七成新的衣服!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