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五分六合网址 > 都市贴身狂兵 > 《都市贴身狂兵》第一卷涅槃 第1章 苏悠悠
    北海市,棚户区。

    远离发达的商业市中心,这里像是被城市抛弃的孩子,典型的三不管地界。

    从半年前初到北海市开始,吴穹就在这里安家。

    再次回到这熟悉的地方,从死神手里捡回一条命的吴穹心里无端多了几分劫后余生的喜悦。

    然而今天,老远就能听见嘈杂的喧闹,胡同里更却乱成了一锅粥。

    街角停着一辆银色面包车,几个提着钢棍的小混混正蹂躏着那家经营了十多年的小吃摊。满地都是破碎的碟碗,场面颇为狼藉。

    “别砸了,红毛,让他们赶紧停手!”

    白发苍苍的老人身子有些佝偻,此刻正无力的朝不远处的车边的小青年苦苦呼喊。

    心在滴血!

    车旁,染着红头发的混混头子嘴里叼着烟,似乎是对手下的一番打砸很是满意,听到这哀求声,将嘴里的烟头扔在脚下狠狠踩熄。

    缓缓朝老人走去。

    “老家伙,我记得上次警告过你,再不交保护费我就拆了你的破摊,把我的话当了耳旁风了是吧?”

    红毛朝地上狠狠吐了一口唾沫,语气里满是嚣张。

    “可……这个月的不是刚刚交过吗?又来收,你们还有没有王法!”

    老人气急,怒喝出声。

    蓬!

    红毛忽然狠狠一脚,踹在老人肚子上,将他掀翻在地。恶狠狠的骂道:“妈的,保护费涨了!我还不怕告诉你,就对你一家涨了!”

    “王法?这片地方老子就是王法!我想收谁的保护费就收谁的,想给谁涨,谁就得乖乖给我交!”

    红毛一抬头,指着周围的诸多街坊,气焰极度嚣张。

    “夏红毛,别太过分了,当心遭报应!”

    围观的街坊也有义愤填膺者为老人叫屈,但也仅限于叫屈……而已。

    也正是因为没人敢上前阻拦,夏红毛愈发猖狂起来。

    “报应,呵呵,报应在哪儿呢?”

    红毛不屑的扫视着周围畏惧不前的人们,似乎对之前的震慑很是满意,语气里的嚣张气焰再增几分。

    苍老的身体怎能经受住这样的折腾,老人强忍着痛站起身来,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不断滴落。

    “你就当……就当可怜可怜我老头子,宽限我一段时间也好,我的钱得攒着,孙女马上要上大学了。”

    老人只能苦苦哀求。

    “呦,还上什么大学?老不死的,你是真不知道,为什么我偏偏给你特殊待遇?明人不说暗话,你家那个小丫头脸蛋长得不错,我大哥,寰宇地产的孟少爷看上她了。”

    红毛一脚踢开脚边已经变形的不锈钢板凳,一把揪住老人的衣领。

    将枯瘦的老人近乎提了起来。

    “周围这一片棚户区的改造可都在寰宇地产的计划之内,你今天要是不点头,等上面批文一下来,别说这个破摊,连你家都拆喽!”

    “不过只要你点头,等那个小丫头片子成了我大嫂,以后可就是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啊。”

    红毛脸上满是戏谑之色,此话一出,周围刚刚还有几个想上来帮忙的年轻人,此刻却都像被一盆凉水浇灭的火焰,彻底没了动静。

    寰宇地产的小少爷,谁惹的起?

    “呸,畜生,猪狗不如的畜生,你做梦!”

    涉及到自己孙女,老人像是被拿住了痛脚,脸色骤白,几乎忍无可忍的朝夏红毛吐了一口唾沫,怒喝出声。

    “老东西,找死!”

    狠狠一记重拳,带着恼怒狠狠砸在老人胸口,顺势将苍老年迈的身体猛推了出去。老人哪能经得起这样一拳?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一样,当即口吐鲜血蹬蹬瞪猛退几步……

    重重摔倒在一堆碎碟碗上。

    “爷爷!”

    随着一声带着哭腔的娇呼,得到消息急匆匆从学校赶来的苏悠悠从巷尾狂奔而来。

    大概十六七岁的女孩,即便是洗的发白的校服套在她那含苞待放的娇躯之上,也别具风采。

    俏脸上挂满着泪痕,配上这副慌乱和楚楚可怜的样子,简直惹人心疼。

    要不是接到邻居的电话,她甚至都不知道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人群闪开一条路来,苏悠悠惊慌的扑到近前,扶起爷爷后一转身张开双臂,如同一头发疯的小兽般,将老人护在了身后。

    “夏红毛,有本事你冲我来,不许欺负我爷爷!”

    这幅坚强勇敢的样子,让周围的街坊们愈发攥紧了拳头,但骇于夏红毛先前的威胁,谁也不敢轻易上前出这个头。

    夏红毛不怒反笑,盯着身着校服,却隐隐发育的凹凸有致的苏悠悠打量了好大一会儿,心头暗道这丫头以后长大了绝对是祸国殃民的主。

    旋即咽了口唾沫,却假模假样的揉了揉眼睛,调笑出声:“哟,这不是……大嫂吗?你们他妈还愣着干嘛,喊人啊。”

    “大嫂!”

    周围小混混一片大笑,纷纷起哄。

    苏悠悠脸色一白,夏红毛闹事不是一次两次了,毕竟是开始明事理的年纪,她清楚的知道红毛敢这么嚣张,背后肯定有始作俑者。

    八成还是那个孟凡圣!

    可自己势单力薄,此时此刻,谁又能帮的了自己?

    “悠悠,你让开,就是让他们打死我这把老骨头,今天他们也别想动你一下!”

    孙女受辱,老人怒火攻心,挣扎着要朝夏红毛冲过去。

    “妈的,还敢来!”

    夏红毛被再度激怒,暗骂一声敬酒不吃吃罚酒,狠狠一耳光就朝老人扇了过去。

    事发突然,范悠悠哪能让他得逞,下意识抓起夏红毛另一只手,就狠狠的咬了下去。

    “啊!你……你他妈竟然敢咬老子!”

    挥出一半的巴掌猛然收回,狠狠攥着范悠悠束成马尾的长发,就要发难!

    苏悠悠痛的眼泪都在眼眶里打转,却倔强的用贝齿紧咬下唇,几乎要咬出血来!

    她紧闭着双眸,告诉自己一定要勇敢,坚强!

    “夏红毛你快放开我孙女!”

    老人几乎从嗓子眼里发出一声怒吼。

    周围的街坊都忍不住闭上了眼,不忍心再看……

    几乎在同一时刻,一道平淡却坚定无比的声音清晰传到每个人的耳中:“你要是敢让她掉一根头发,我就敲碎你全身的骨头!”

    此话一出,全场皆惊!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