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官网 > 都市小说 > 五分六合 > 《都市贴身狂兵》第一卷涅槃 第3章 初露獠牙
    夏红毛近乎要痛的晕厥过去,自己怎么也想不到,苏悠悠算竟然间接的救了他一条命……

    吴穹缓缓站起身来,目光扫过周围被吓破了胆的混混们,最终停在夏红毛脸上,开口道:“以后每个月这个时候,派他们几个来给苏爷爷送一次精神损失费,一万块,一分都不能少!”

    “要是敢迟一分钟,少一毛钱,天涯海角我都把你揪出来,然后把你剩下的肋骨……一根根给掰折喽!”

    这话差点没让夏红毛直接昏死过去。

    仿佛是在为了证明这话的真实性,吴穹双手攥住沾血的钢棍,肌肉紧绷一使劲,竟然给硬生生掰弯了过去!嘶!

    周围的街坊们纷纷倒吸一口凉气。

    这得多大的力气?

    “还不滚!”

    鼻青脸肿的混混们擦着额头上的冷汗,听到这话如蒙大赦,慌乱的抬起夏红毛仓皇逃离……

    半晌过后,有人拨了急救电话,直到老人上了救护车,众人看向吴穹的眼神里,已然充满了敬畏和恐惧。

    “乖乖照顾你爷爷,以后这帮杂碎再敢来捣乱,就给我打电话。”

    吴穹伸手亲昵的揉了揉苏悠悠的秀发,挤出一丝微笑。

    一刹那间吴穹的形象从地狱转到天堂,嘴角和煦阳光的笑容甚至让苏悠悠有种想扑到吴穹怀里大哭一场的冲动。

    从小和爷爷相依为命的自己,还是头一次被人这么在乎……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今天他和平日里病怏怏的样子大相径庭,但这十几年来,除却爷爷之外,吴穹是第一个能在自己最无助的时候,英雄一般从天而降……

    为自己出头的男人!

    虽然嘴上不说,但今天吴穹的身影或许会在日后的许多个日夜里,深深刻在她小小的心中。

    “吴大哥,你一定要小心,夏红毛是孟凡圣的手下,他家在北海势力很大的,要是因为这件事害的他们来找你的麻烦,我……我心里就太过意不去了。”

    “哼,这帮杂碎最好全都来,省的我一个个料理!”

    吴穹眼底深处寒光乍现。

    苏悠悠眼中隐隐有泪花闪过,虽然心中仍担忧不已,最后还是坚定的点了点头。

    却在上救护车之前眼神骤然变得坚定起来,猛然环住吴穹的脖颈,吧唧亲了一口。

    脸都红到了脖颈……

    “这丫头。”

    望着渐行渐远的救护车,吴穹摸了摸脸颊,有些无奈的摇摇头。

    美人献吻,不知道让周围多少人瞬间生出羡慕和嫉妒之心。

    “小吴,你这次可惹了大乱子了,夏红毛只是个小喽啰不足为惧,可你知道寰宇地产孟家有多大势力吗?”

    “是啊,小伙子你可闯祸喽,真要激怒了孟家少爷,他再派人来捣乱……就算你再能打,也不可能整天守着这爷孙俩人。总有你不在的时候吧?”

    “我听说孟家私底下可是养了不少打手!”

    听到周围对自己的品头论足,吴穹的眉头终于还是忍不住皱了起来。

    “孟家,孟家!照你们这么说,我该眼睁睁看着苏爷爷被夏红毛打死,悠悠被那个杂碎凌辱?你们是被吓破了胆,还是跪的久了,有了奴性!”

    “不知道站起来是什么感觉了么?”

    见吴穹似乎动了真怒,众人纷纷不自觉的后退……

    “你……你怎么能这么说话?街坊们都是为了你好,不识好歹。”

    “老子不需要!”

    百人百口,人群里仍旧还有不和谐的声音,有个年轻人显然还有些不服,然而话刚说完,就被吴穹扭头一个冷冽的眼神给吓得面色煞白。

    嘴上说着,事实上谁都不敢再激怒吴穹,毕竟夏红毛就是最好的下场。

    之前那副场景,怕是让很多人此刻都心有余悸,遍体生寒!

    弄不好再激怒他,恐怕再生血案!

    人群瞬间哄散。

    ……

    望着自己生活了半年多的“狗窝”里满地的酒瓶,吴穹心里不是个滋味。

    地方不大,没费多大力气就收拾了个干干净净。

    想起自己这半年来的沉沦,吴穹甚至有种恍然如梦的错觉。

    曾经叱咤沙场的兵王被奸人所害,不仅五感渐失,这半年来更像一条狗般躲在这鱼龙混杂的棚户区里。

    英雄卸甲迟暮,远比杀了他更难受。

    几天前,酗酒之后的他甚至借着酒劲寻了短见!

    当那辆厢式大货车撞向自己的那一瞬间他甚至以为要彻底解脱了……

    染了怪病的落魄兵王,竟然选择用自杀这种最懦弱的死亡方式结束生命!

    “狗屁兵王?没了实力,不过也是个不折不扣的废物罢了!”

    想到这里,吴穹的嘴角不由勾起一丝自嘲的笑。

    然而,一切从昨晚开始,全都变了!

    自己原本千疮百孔的身体此刻分明无比舒泰,甚至有道前所未有的强大力量正游走在身体中。

    五感六识不仅尽数恢复,更发生了质的变化!

    那份唤作锁龙诀的功法让他彻底破而后立……

    熟悉的力量,不仅全都回来了,更是成倍增强!

    “皇甫玄,你恐怕压根没想过吧?老子被你逼得逃离部队,甚至窝在这破地方当了半年多酒鬼!果然啊,没了獠牙的老虎,连猫都不如!”

    “不过,你最好能活到我去找你的那一天!”

    狠狠一拳!

    蓬!

    将房间一侧那尊巨大黑色的药桶直接打出碗口大小的破洞来。

    整个屋子里的药味到现在都无法散却。

    干涸的药液都已经变成了青黑色,却并不生腥臭,反而是种奇特的青草香。

    吴穹扭头一瞥,记忆仿佛被牵动,瞬间回到十几年前。

    “你……到底是谁呢?”

    那个人的身影在记忆中显得很模糊,只记得很小的时候,他总是把自己硬塞到那颜色怪异的液体里,伴随着各种各样的药材洒进,任由自己痛不欲生的挣扎!

    那是一场场强制进行的药浴。

    自己像是试验品一般,这样一天天长大。

    与之对应的是,自己记忆里那个男人留给自己的印象也愈发变淡,甚至孤儿院时候的回忆还清晰异常,这个男人的脸却越发模糊,甚至慢慢彻底从自己的记忆里剔除。

    唯独不能忘却的是他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嘟囔……时间,还是不够啊!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