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都市小说 > 都市贴身狂兵 > 《都市贴身狂兵》涅槃 第20章 自残
    此时此刻。

    在场围观的所有人都在等待着吴穹的下一步动作,苏悠悠这丫头现在算是砧板上的鱼肉,落在孟凡圣手里,也真是倒了血霉。

    “吴穹,马上给我跪下!”

    “吴大哥……呜呜,不要!”

    苏悠悠泪如泉涌,却强忍着心头的愤恨死死盯住孟凡圣。

    说到底他根本没义务为自己出头,哪怕今日受辱也罢,让吴穹卷进和孟凡圣的恩怨之中,实在是让她小小的心中盛满了愧疚。

    “啧啧啧,你是在质疑我说话的真实性?既然你不见棺材不掉泪,那就别怪我对这个娇滴滴的小妮子下手!”

    孟凡圣面露疯狂之色,伸手猛然将苏悠悠另一边香肩之上的衣服狠狠往下一扯!

    “啊!”

    苏悠悠惊叫。

    ‘刺啦’一声,大片雪白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之中,苏悠悠下意识的往后退缩,却被几个满脸色相的混混死死按住胳膊,动弹不得。

    细嫩的香肩如玉般白皙,再往下数寸,怕是苏悠悠今天真的要不保纯洁……

    孟凡圣显然是有意为之,他挑衅的看向吴穹,也不多说,只是又朝苏悠悠伸手……

    激将法!

    “姓孟的,你……你不得好死!”

    苏爷爷一口闷血喷出,气急攻心的他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刚出院的他身体本就虚弱,眼看孙女当着他面前受辱,又哪里受得了这种刺激?

    呼吸急促的他只感觉眼前一黑,直接晕死了过去!

    “呜呜……爷爷!”

    苏悠悠双眸瞪得浑圆,几乎要将银牙咬碎,她不顾一切的想要朝爷爷扑将过去,却怎奈根本动弹不了丝毫。

    不少原本还对苏悠悠略有微辞的街坊此刻都不由的心生恻隐之心。

    那些为了看热闹的,也都纷纷挪开视线,不忍心再看。

    周围满是哀叹之声,以及投向苏悠悠的怜悯眼神……

    这让孟凡圣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他愈发的嚣张起来,甚至轻佻的用两根手指挑起苏悠悠光洁的下巴,慢慢朝下滑去……

    他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侮辱了苏悠悠!

    他要报之前被吴穹教训的仇!

    “你……还不愿意跪么?”

    孟凡圣的声音里,已经没了之前的耐性,却多了几分难以言表的兴奋。

    远处,苗芷兰已然有些忍受不了面前的这一幕,她看向爷爷苗千秋,蹙眉道:“真的不需要帮他一把么?”

    面对孙女的询问,苗老爷子只是淡淡的吐出一个字:“等!”

    苗芷兰的眉头蹙的更紧,爷爷也太沉得住气了吧?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场面,不救他的话,吴穹还能翻了天不成?

    唯独……

    刘勇一人自始至终都在心中暗骂,在吴穹身上所见的震惊更是一波接一波。面对孟凡圣无休止的挑衅,这个叫吴穹的似乎全然没有露出纠结的神色。

    他到底在想什么?

    正当刘勇心头布满这个念头时,久不见动静的吴穹,动了!

    向前一步,竟然狠狠一拳擂在了他自己的胸口!

    脚下的灰尘无风自动!

    “他想做什么……”

    刘勇的眉头先是皱起,转瞬间又舒展开来。脸上的表情也伴随着吴穹的动作由疑惑变成了震惊!

    “难道……”

    他每一步踏出,身上的势便会增强半分!哪怕是常人看来也能发现,吴穹每一脚落地所激起的灰尘,都比上一步弥漫的要快!

    蓬!蓬!蓬!

    连续三拳落在胸口,一口鲜血直接从吴穹口中喷溅而出!

    “哈哈哈哈,苏悠悠你看到没有?你的那个吴大哥疯了,竟然选择自残!这就是你的倚仗么?我早说过你逃不脱本少的手心!”

    “孟少威武!”

    几个喽啰高喊着。

    孟凡圣满脸喜悦之色,在他看来,吴穹是被骇破了胆,想用这种方式求饶,或是企图用自残自己的方式来恳求自己放过苏悠悠!

    在场的街坊们,也是一样的想法……

    唯有苗千秋,见到这一幕时,反而面露喜色,将手中拐杖往地上狠狠一杵,下意识的低喝一声:“好小子!”

    苗芷兰一脸疑惑时,便听得爷爷解释:“有胆色,竟然敢在这种情况下,用近乎自残的方式冲击先天壁垒!这份果决,和你父亲当年简直一模一样!”

    眼中闪过追忆之色,苗千秋一脸赞许。

    听到这话,苗芷兰一双美眸里也闪过震惊,竟然拿这个年轻人跟自己的父亲相提并论。可见爷爷对吴穹的欣赏!

    伴随着吴穹的脚步愈发急促,刘勇只感觉自己头皮发麻!

    飞灰渐起,他离孟凡圣的距离愈发进了。

    他可不会愚蠢的认为吴穹是去下跪求饶,这个男人身上无形的势俨然已经到达了顶峰。自己曾经挣扎了十数年都没摸到的先天壁垒,在他这里,怕是旦夕可破!

    “孟凡圣这个傻子,简直自寻死路……”

    刘勇凝重的望向吴穹,心里头闪过无数对付他的手段,却被自己一一推翻。他遗憾的发现,自己曾经放下的大话更像是个笑话。

    他想起了一句话吗,先天之下……皆蝼蚁!

    直到在腰间摸到了一物,他眼中的慌乱这才消失大半,取而代之的是愈发浓烈的残忍之色。

    “别怪我,毕竟给自己留下一个潜力恐怖的敌人,可不是明智之举!”

    他望着吴穹的背影,喃喃自语。

    而同一时刻,吴穹已然和孟凡圣剩下十步之遥!

    脚下的废墟之上,满地他嘴角滴落下的鲜血……

    “不够,差一点!”

    吴穹紧皱着眉头,本以为和刘勇颤抖这么长时间,已然能将先天境的窗户纸捅破,没想到那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竟是如此难以获得!

    自己每一拳下去,体内奔涌不息的能量便会加速流淌几分。

    虽然修复和吸收都在瞬间完成,但最终能归息在丹田之中的,却少之又少!

    先天境,始终差那么一分……

    “呜呜……吴大哥!”

    苏悠悠一双美眸中已然没了神采,望着吴穹一步步朝这边靠近,她的心痛到了极点。爷爷昏厥,孟凡圣戏谑的声音响在耳畔,让她心中的恨愈发浓烈!

    “看见了没有,你的吴大哥他马上就要给我跪……啊!”

    孟凡圣看向周围,正摩挲着苏悠悠的俏脸朝吴穹叫嚣时,却只感觉到一阵剧痛袭来!不由的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

    全场皆惊!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