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五分六合计划 > 《伏天氏》2 第五百九十五章 血虐
    道藏宫上,叶伏天破空而去,云峯追击而出。

    诸人看着那两道背影,目光中尽皆闪过一抹异色,随后纷纷腾空而起,朝着那道战区域而去。

    即便是云水笙,在迟疑了片刻之后也迈步而出,想要去看看这一战。

    一行人浩浩荡荡,御空而行,许多在至圣道宫修行的人看到虚空中的场景都是一愣,莫非是有什么大事发生不成?

    一些闲来无事之人便也破空追了上去,使得这股阵营越来越庞大。

    此时,道战台区域本就聚集了不少人,就在就这时候,许多人抬头望向虚空,便见一行人破空而行,直奔道战台所在的方向。

    “有人要进行道战。”诸人目光一闪,踏步而出,朝着道战台方向而去。

    也不知道是谁要进行道战,竟然引发这么大的阵仗。

    “那是云峯,道榜九十六,画匠后人,画匠和道藏贤君乃是好友,去年将他送入道藏贤君门下修行,虽然境界在至圣道宫不算高,但天赋极强,将来有机会冲击道榜前列,他前面的人是谁?”有人边走边问道。

    “叶伏天,道榜九十七,年初道宫入门之战第一人。”有人目光闪烁出锋芒,饶有兴致的看着虚空中的两道身影。

    两位道榜上的强者,要进行道战,这便有趣了。

    “听闻叶伏天入道宫之后名声不好,道藏宫传出许多他的流言,云峯曾画过花解语的画像,被花解语焚烧,莫非是因为此事激起了叶伏天的怒火,方才敢站出来正面一战。”

    周围之人议论纷纷,很快,道战台周围区域,许多强者汇聚而来,虚空中,叶伏天身形从天而降,落在道战台上。

    随后,云峯的身体划过曼妙的弧线,周围无数画卷随他一起飞舞而来,耀眼无比,身形飘落而下,降临道战台。

    一道道身影破空而至,落在道战台的周围区域,果然如同他们所猜测的那样,此次将进行道战的人,赫然乃是道榜九十六位以及九十七的战斗,云峯,和叶伏天。

    只是,云峯已经六等王侯了吧,叶伏天初入道宫之时是九等王侯,如今不知有没有破境,即便他迈入八等王侯之境,挑战云峯似乎依旧有些不智。

    道藏宫强者身影纷纷降临而至,出现在道战台周围,望向那已经踏上道战台的两道身影。

    道战台非常大,即便是王侯级别的大战,也足够了。

    虽说在至圣道宫除了六宫之外的任何地方都随时可以爆发战斗,但依旧有许多人喜欢将恩怨留在道战台上解决,这是一种仪式。

    而且,凡踏上道战台的战斗,至圣道宫任何人不得插手其中,也就是说,只要不杀不废,随你们怎么战,其他人不准管。

    踏上道战台乃是自愿,自己的选择,自然要承担后果。

    “第一次见你,你自己说道宫战第一乃是运气,如今看来,那似乎并非是真心话。”云峯看着叶伏天淡淡开口:“不过是否是真心都没关系,此战便会印证,初入道宫便入道榜九十七,让我看看,你究竟有多强。”

    叶伏天扫了云峯一眼,开口道:“道榜第几我没兴趣关注,我只知道,此战之后,你一定会后悔认识了我。”

    话音落下,绚丽的金翅大鹏鸟虚影出现,金鹏羽翼闪耀于身后,命宫之中沙沙的声响传出,王侯意志笼罩浩瀚虚空,天地间的灵气疯狂的涌向他的身体。

    同时,强大的灵气汇聚而至,化作一根金色的长棍,手掌一握,身后的羽翼颤动,叶伏天身体缓缓腾空,一片星空世界在身体周围出现。

    云峯看着叶伏天,向来有着卑鄙之名,无论谁挑战都直接认输的叶伏天,今日似乎一改常态,狂妄到不知天高地厚,究竟哪个他,才是真正的他?

    此战之后,便会知道了,战败的他,自会原形毕露。

    “画师亦为召唤师,我的命魂为画,刻万千画卷于命魂之上,观摩画卷,刻画画卷,便是我的修行之道,并非是谁,都能入我画卷。”云峯淡淡开口,显然是指花解语。

    “这会是你此生最后悔的一件事。”叶伏天话音落下,脚步朝前迈出。

    “我所行之事,从未后悔过。”云峯淡淡开口,他手掌挥动,顿时一幅幅画卷飞舞而出,同时,他眼瞳都像是变得妖异,一股无比可怕的精神风暴笼罩天地,天地间无尽的灵气疯狂的涌入那些画卷之内。

    这些已经刻好的画,灵气入画,便是强大的攻击手段。

    顷刻间,天地间画卷飞舞,朝着叶伏天飘去,叶伏天身体周围,尽皆是画,一幅幅画卷疯狂的吞噬着天地间的灵气,从中爆发出惊人的气息。

    所有的画卷,仿佛都受到云峯的精神力控制。

    年少时期叶伏天曾遇到过一位画道修行之人,周牧,然而云峯显然比周牧要更强,他的命魂就是画。

    这诸多画卷尽皆是被云峯刻于命魂之中的画卷,和法箓有相似之处。

    相当于云峯战斗,可借万千法箓来战。

    不过,他刻这些画卷,想必耗了不少时间精力吧。

    “砰、砰、砰。”那悬浮于叶伏天身体周围的画卷直接消散,有恐怖的妖兽吼声传出,虚空之中,那些画卷竟然化作了一尊尊恐怖至极的妖兽,真龙、古凤、麒麟、玄武、大鹏、巨象等等……宛若一支可怕的妖兽军团。

    许多人心颤,这应该也是云峯第一次踏上道战台,他去年入门,颇有名气,但很少人真正看到这位画匠后人战斗,如今亲眼所见,内心震动,难怪他能以中等王侯境界入道榜。

    画道,世间万物,皆可入画。

    法术、妖兽、法器,皆可为画师所用。

    画师,亦是召唤师。

    虚空中出现的每一尊妖兽,都是云峯所刻画,蕴藏他的力量,拥有他的境界,如同中等王侯境的超强巨兽,化作妖兽军团为战。

    许多人已经在为叶伏天默哀了,这一战想要胜云峯,难。

    叶伏天身体周围,一枚枚虚空法箓出现,灵气疯狂涌入其中,那些虚空法箓中弥漫着可怕的力量,符文之光闪耀,毁灭之力吞吐而出。

    这是从白泽那学来的能力,虚空刻箓。

    此时云峯的精神力笼罩着浩瀚战场,他神色冷漠,悬浮于空,手掌挥动间,虚空中的妖兽大军奔腾,朝着叶伏天碾压而去,刹那间,道战台动荡。

    几乎在同时,那些法箓直接爆发,法术雷神殛绽放,刹那间,紫金色的雷霆之光湮灭虚空,刹那间将所有妖兽全部覆盖其中,轰在妖兽大军身上,那些妖兽震荡着,却依旧朝下碾压,它们本就是画卷中走出,根本不知疼痛。

    但见此刻,星空世界,一道金色的身影一闪而逝,划过虚空朝着一处方向冲出。

    这身影身体周围星光璀璨,竟还有着一股骇人的风暴,这股风暴和星辰融为一体,拥有吞噬毁灭一切的撕裂之力,许多人看到妖兽下方飞旋而上的金色身躯,携星空风暴前行,场面极为壮观。

    一只巨象踩踏而下,想要将叶伏天的身体踏下虚空,却见叶伏天没有任何闪避,携毁灭的星空风暴扶摇而上,当巨脚踩踏他身体的刹那,那可怕的风暴直接将之撕碎来,叶伏天身体继续冲向上空之地,手中的星辰长棍劈杀而出,直接劈开了巨象的身躯,如同金色闪电般冲出了这片空间,直奔云峯的身体而去。

    云峯神色不变,他手掌挥动,身后一幅幅画卷继续飞舞而出,那些画卷上刻画着诸多神兵法器,顷刻间一柄柄利剑呼啸于天地间,这些利剑尽皆如同极致锋利的法器,竟有规律的前行朝着叶伏天身体杀去。

    “精神力控制吗。”

    叶伏天神色寒冷,一股可怕的寒意降临这片天地,极致的寒冰意志笼罩虚空,让云峯的精神力都感受到了彻骨的寒气,那些利剑之上覆盖着寒霜,仿佛受到了影响变得不那么迅猛。

    “嗡。”金翅大鹏鸟划过虚空,从利剑空间穿过,随后又有画卷所化的法器镇杀而来,那是一座无不巨大的古钟,镇杀往下,欲将叶伏天罩在里面。

    叶伏天身体没有丝毫的停止,继续往前,见巨大无边的古钟镇杀而来,他没有任何犹豫的劈出了第二棍,伴随着一声钟响,无数人耳膜震荡,古钟破碎。

    “好狂暴的攻击力。”许多人心头颤动着,云峯见叶伏天继续靠近而来,眉头微皱,哗啦啦的声响传出,身后的画卷疯狂的飞舞往前,一座座恐怖的重力山出现,镇杀而下,压塌一切。

    金翅大鹏鸟般的身躯直接朝着一座山冲去,长棍在前,身体裹挟着可怕风暴,他直接从一座山中穿透而过,刹那间,那座山疯狂的崩塌毁灭,其它画卷所化的攻击又一次落空,叶伏天的身体,距离云峯越来越近。

    “去。”云峯手掌挥动,诸多画卷犹如一页页古书般疯狂的飞出,哗啦啦的声响不断,那些画卷挡在云峯身前,将整片虚空都覆盖,随后诸般法术降临,有恐怖重力压迫而下,有火焰神鸟冲杀而出,有冰河席卷虚空,有陨石垂落而下。

    一念之间,仿佛绽放三千道法,湮灭这片虚空。

    “砰。”叶伏天身影直接从原地消失,下一刻他出现在一幅画卷所化的攻击前,一棍扫荡而出,使之崩灭。

    下一刻,他的身形又出现在另一处方向,劈出一棍,将虚空都破开一道缺口。

    他的身体朝着那缺口往前迈步,星空世界更加可怕,日月高悬于天,太阳之火以及太阴之水洒落而下,身体所携的陨石风暴抵抗着疯狂杀来的道法攻击,不断破碎,但却见他身躯之上,星辰之体宛若神体般不可一世,每一步踏出都像是蕴藏着一股奇妙的律动,使得虚空为之震荡,天地无比的沉重。

    这些日来他走遍了六大道法区域,也曾在通天塔修行一段时间,可绝不是去浪费时间,无论是任何属性的能力,都变强了许多,意志力量也都更加强横了。

    许多人震撼的发现,那些攻击向叶伏天的诸多道法,要么被太阳吞吐而出的火焰熔炉炼化,要么被寒冰之意冻结,要么被陨石风暴埋葬,即便突围降临叶伏天身前,却也一样被他身体周围的那股可怕风暴大势撕成粉碎。

    那一步步往前迈步的身影,给人一种奇妙的感觉,仿佛所有的一切,都要为他让路。

    砰砰砰的剧烈声响传出,一切尽皆炸裂毁灭,叶伏天身体周围诞生一股滔天威势,而那些漂浮于虚空发出攻击的画卷,仿佛都变得格外的渺小。

    见到叶伏天一步步走来,云峯的命魂漂浮于身前,那巨大无边的画卷上,画了一幅模糊的身影,这身影无边巨大,犹如神明一般,浑身上下透着一股无上的气势。

    这幅画,乃是云峯的终极之画,他将自己对修行所有感悟刻成这虚幻的身影,他想象中的至高无上的存在,他每进步一点,感悟深一点,这幅画的意境便会变得更强。

    此时,云峯的精神力疯狂涌入那幅画中,这一瞬间,那身影仿佛活了过来,从画卷中走出,宛若至高无上的神明,蕴藏着无与伦比的气势。

    “这便是云氏的终极画作,画灵吗。”

    那从画中走出的身影,疯狂的吸收着天地间所有的天地灵气,仿佛拥有最完美的躯体。

    传闻,画匠以自己毕生感悟所化的画灵,就像是一尊真正的圣人般。

    云峯他见过许多比他更强的人物,顶级贤者人物,因此他所画的画灵,也蕴藏着一股无上的气势,此时,这身影便抬起无边巨大的手掌,朝着叶伏天的身体拍打而去,覆盖虚空。

    只见叶伏天继续往前迈步而出,强横的武道意志绽放而出,形成一股可怕的气场,周围天地间的一切尽皆要被这气场碾压,宛如帝王一般。

    “咚。”又一步迈出,云峯的心脏为之颤了颤,随后他便见叶伏天举起长棍,叶伏天的身影仿佛变得无比伟岸,百米棍影出现,携无上天地之势,劈杀而下。

    这一刻,叶伏天身上的气势,仿佛丝毫不必云峯所刻的画灵要弱。

    轰隆隆的可怕声响传出,周围的一切尽皆崩灭,寻常的攻击想要靠近都做不到,当长棍劈杀而下,那无边巨大的身影手臂炸裂,随后是脑袋、躯体,在长棍之下,尽皆粉碎。

    棍影顺势劈在了画卷之上,使得画卷震荡,噗呲一声,云峯吐出一口鲜血,脸色苍白。

    “你要画神?”叶伏天走到云峯身前,云峯脸色惨白,抬头看着他。

    “不如画我。”叶伏天手掌伸出,直接扣住了云峯的脖子,云峯双手放在叶伏天手臂之上想要法抗,脸上没有一丝血色。

    叶伏天回头望了一眼,火焰绽放,焚烧在一幅画卷之上,那是花解语的画像。

    “你是怎么上的道榜?”叶伏天扣着云峯的脑袋直接朝着地面砸了下去,许多人看到这一幕内心猛烈的颤了颤。

    “轰!”

    战台震动,云峯鲜血狂吐,他的手想要将叶伏天的手搬开,却哪里撼动得了。

    道战台下方,道藏宫无数人目光凝固在那,尤其是相芷琴以及连玉清,愕然的看着道战台上的情景。

    云峯,遭到血虐。

    叶伏天依旧扣着云峯的脖子没有放开,冷漠开口:“你们称我厚颜无耻,不敢应战,如今,我成全你了,只是你觉得,自己配吗?”

    说罢,他再次将云峯的身体提起,又一次砸落而下,云峯的骨骼都不知断裂了多少根,但叶伏天控制得很好,不至于废掉。

    但即便不能废,他也会让云峯永远不要忘记,什么叫尊重。

    相芷琴眼神冰冷,她知道,叶伏天虽然是在和云峯说话,但何尝不是意有所指,说他们其他人。

    数月来,许多流言蜚语讽刺叶伏天,但他,真的不敢应战?没有道战第一人的气度?

    如今叶伏天告诉他们,不是不敢,只是来自骨子里的骄傲,哪怕被人讽刺,他也懒得理会。

    云峯的嘴角全部都是血迹,他面如死灰,整个人已经不成模样,他也算是天之骄子,如今却被虐成如此模样,叶伏天是故意在羞辱他,以最残忍的方式羞辱他。

    “够了?”连玉清冷漠的开口。

    叶伏天抬起头看向对方,讽刺一笑:“要战也是你们,现在喊够了还是你们,这,就是你所说的气度?只允许羞辱我,不允许反抗的气度?”

    说着,叶伏天站起身来,他拖着云峯的身体,一步步朝着道战台边缘走去,看着云峯那惨状,许多人都隐隐有些同情。

    正如叶伏天所说的那样,不知道云峯是否会后悔认识了他,那看似人畜无害的英俊青年,当激怒他的时候,便宛若魔头般。

    “这,就是你们想要的挑战,满意了吗。”

    叶伏天将云峯的身体甩下了道战台,无数道目光落在叶伏天的身上。

    这,才是真正的道宫选拔战第一人吗!

    ps:五千字的大章,大家觉得够补欠的那章吗?

    最快更新,阅读请。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