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伏天氏 > 《伏天氏》2 第六百三十五章 生死战
    皇九歌绽放的武意幻象尽皆粉碎,他的战车全部被摧毁撕裂,或被焚为虚无。

    那太阳战车太强了,无所不融,无所不灭,太阳之中像是还住着金乌神鸟。

    李浮屠目光凝视帝罡,这便是炼金城区域第一人吗?

    这是他第一次看到帝罡出手,果然,比他强。

    那战车应该是命魂融入武道意志之中所铸,威力无穷,拥有可怕的法术焚灭之力和武道斩杀之力。

    皇九歌感受到了一股极强的压力,他的命魂绽放而出,有人皇虚影出现,似附于身躯之上,使得他如人皇降临,手持人皇剑,插入虚空斩出,顷刻间一股更强的力量爆发,无比恐怖的武意横扫一切,周围出现了一股毁灭风暴,终于将到来的战车碾碎。

    帝罡神色不变,他踏步往前,顿时身体周围像是蕴藏着无尽光辉,犹如神明一般,他驾驭着战车往前而行,瞬间降临皇九歌身前,直接近身攻伐。

    此刻的帝罡宛若至高无上的存在,他就是神,可摧毁一切。

    皇九歌举起双手,人皇剑斩杀而下,天地间出现无比霸道的武之意,但帝罡像是浑然没有看到般,乘坐着战车碾压而过,战车前似有着骇人的神兵法器以极快的速度飞旋,搅碎一切,压迫往下,皇九歌身体被震退,不敢硬碰其锋。

    云水笙虚空迈步而来,手持冰魄权杖的她法术绽放,冰封天地,然而帝罡的命魂中本身便也融入了法器,太阳之中的金乌神鸟不惧一切寒冰力量,他身上覆盖着一层火焰铠甲,强大的冰封法术并不能影响他继续前行。

    “无敌之姿。”许多人目光看向帝罡,太强大了,不愧是天纵奇才,炼金城区域年轻一代第一人。

    此时一道幻影出现,诸人只看到了一道灰点,随后便感受到一股无比可怕的杀气爆发,那是徐缺,他身体出现在了帝罡的身侧,手中的剑斩杀而出,破法之剑,杀伐之剑。

    帝罡眉头微皱,手臂伸出,刹那间他的手掌仿佛化身为神兵法器,折射出无比夺目的光辉,直接朝着徐缺的剑抓去。

    嗤嗤的声响传出,剑斩在对方的手臂之上,摩擦出一道绚丽的火焰,帝罡没有抓住徐缺的剑,但剑也没有能够斩断对方的手臂,两人擦肩而过,电光火石间,仿佛一切根本没有发生过般。

    “好快的剑、好强的防御。”诸人心颤,但无论是皇九歌还是徐缺,他们都只是二等王侯,又怎么可能抗衡得了已经是道:“我们算不算是被你给算计了?”

    “大家都是师兄弟。”叶伏天笑着道。

    “这么说,我们受伤,小师弟你也算计在里面了?”洛凡似笑非笑的看着叶伏天。

    “没有的事。”叶伏天打死不会承认,洛凡笑了笑也没说什么,这小子越来越精了。

    不过,他当然明白叶伏天这么做的用意,大概是叶伏天猜测到了公孙冶会恨雪夜,因而任由矛盾激化。

    这样,才能有机会堂堂正正的杀死炼金大会第一人,金榜第一的公孙冶。

    公孙冶死,四师兄的事情,自然就没了阻碍。

    这真是一个大胆而疯狂的想法,炼金大会十年一度,每一次金榜第一都会是一代人的象征,炼器界的未来,而叶伏天,想要对方死。

    叶伏天也并不想这么做,本有平和的方式,师兄和尤溪已经有了感情,而是还有了孩子,公孙冶放弃的话,最多只是落了一点面子而已,依旧会是炼器界耀眼的人物,他们会感谢对方。

    然而公孙冶太骄傲自负了,他不容许这样的污点,他和尤溪并没有感情,却依旧坚持要娶,而且从公孙冶对他们的态度来看,显然是迁怒了四师兄产生了恨意。

    叶伏天没有阻止师兄赴宴,便是想要看一看接下来会如何发展,他看到了公孙冶的杀意。

    …………

    帝氏发生的消息传出之后,炼金城平地惊雷,瞬间掀起一阵狂澜。

    自数日前至圣道宫一行人于炼金赌坊击败李浮屠等人之后,叶伏天强闯帝氏府邸,爆发一场惊人之战,击伤多为世家天骄,强势将雪夜带走,向金榜第一的公孙冶发起生死之战,而且,让帝罡到场。

    时间,两天后,正好是炼金城主尤蚩给诸人选择的时间节点。

    地点,城主府外,炼金大会举办之地。

    这是,要让所有人共同见证此战。

    这真是太疯狂了,叶伏天他哪来的自信?

    竟然敢挑衅炼金城最耀眼的两位存在,年轻一代武道第一人帝罡,炼器第一人公孙冶。

    那些大人物也没有离开,听到这消息之后也都来了几分兴致,如今的年轻人,都是如此的骄傲且疯狂吗。

    此事,应当是因尤溪而起吧。

    那一日雪夜以命魂祭器之后,果然事情还没有结束。

    城主府中,一处优雅的庭院之中,城主尤蚩此刻来到了这里,看着他面前的女子。

    这女子容颜极美,没有穿宽松的袍子,便见她小腹微微隆起。

    “你来干什么?”尤溪声音冷冰冰的。

    “今日雪夜前往帝氏赴宴,和公孙冶发生冲突,被打伤。”尤蚩开口说道。

    尤溪目光转过,冷漠的看向他的父亲,道:“你很高兴?”

    “我给了他们三天时间,这三天时间,是给公孙冶的,同样,也是给他的。”尤蚩看着自己的女儿道:“不过,他自己似乎无力解决问题,倒是他的师弟代为出手了,强闯帝氏将人带走,并于两天后向公孙冶发起生死战。”

    尤溪美眸出现一缕波澜,事情,会有转机吗。

    “两天后,你可以去观战。”尤蚩开口说道,这一战,将决定很多人的命运!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