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五分六合计划 > 五分六合注册 > 《伏天氏》2 第六百八十七章 圣地不再
    玄武城,卧龙山外。

    一行人立于虚空,眺望着卧龙山上的诸葛世家,为首两位青年正是知圣崖九子之二,秦仲和展逍。

    “师弟,这次师伯和白云城主一起出手,应该能拿下卧龙山吧。”展逍看着前方迈步朝着卧龙山走去的两道身影,脸上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

    这白云城主倒也有趣,当日他前往白云城谈条件,说若是肯出手帮忙,他师伯孔尧便会在证圣之时帮助他儿白陆离,很显然白孤是非常心动的,九州之地谁人不知证圣道之时有多危险,又有多少最道:“我将那小儿诛杀之后再来。”

    孔尧眉头皱了皱,他们便准备动手了,竟然横生枝节,是谁敢动白云城?

    叶伏天,那是谁?

    为何他没有听说过这号人物,应该不是荒天榜上的强者吧,而他的师兄师姐,又是何人?

    白孤直接迈步离开,天地间留下一道道残影,以及滔天的杀念,可见此刻白云城主有多愤怒。

    诸葛世家中,诸葛清风也露出一抹异色,倒是没有想到这时候竟是那小家伙在白云城出手了,暂时解了这边的危机,只是,猿弘恐怕很难对付得了白孤,这岂不是将自己置于险境?

    顾东流和诸葛明月相互对视了一眼,小师弟竟然去了白云城,他们很担心。

    “这件事皆因我而起。”顾东流叹息一声,若是真到了一定的地步,他会自己解决此事。

    “你不要多想。”诸葛明月拉着他的手道:“小师弟会有分寸的,不可为的事情,不会去做。”

    “嗯。”顾东流轻轻点头,如今虽已经是上品贤人,但境界依旧还是太低了些。

    孔尧目光扫了诸葛清风一眼,诸葛世家的命还真大,他迈步走回,顿时压力从诸葛世家消失。

    孔尧来到展逍面前,问道:“叶伏天是谁?”

    展逍比他先到荒州,应该知道一些情况吧。

    展逍此时露出一抹怪异的神色,他的确知道叶伏天是谁,但正因为知道才奇怪,一位王侯,竟然改变了这边的局势,坏了他的事情。

    “顾东流的师弟,以前在至圣道宫修行,因为白陆离和顾东流的恩怨,被道宫逐出,据荒州许多人称,是如今荒州王侯第一人。”展逍开口说道:“不过,一位王侯竟然插手我知圣崖之事,威胁白云城主,真是不知死活。”

    “王侯?”孔尧露出一抹怪异的神色,感觉有些可笑,一位王侯破坏了他们的事情。

    “荒州王侯第一人?”秦仲也有些好奇道:“这么说,道宫的西门寒江,并非是荒州最强的王侯了。”

    之前,他强势碾压西门寒江,便问过荒州之地是否道宫弟子代表最高水准,柳禅没有直接回答,道宫弟子似乎也没有承认。

    “在西门寒江之前,至圣道宫道榜第一人便是叶伏天,西门寒江的道榜第一便是被他取代,据称西门寒江和叶伏天之间天赋差距很大,根本无法相提并论。”展逍开口道:“当然无论有多么出众,自然是不能和师弟相提并论的,师弟何须在意荒州的王侯。”

    “并非是在意。”秦仲微微摇头,荒州王侯第一人吗,他倒想要见识下,虽然他并不认为荒州有任何王侯能够强过他,但既然能称第一人,想必实力非凡。

    “等白孤处理好那边的事情吧。”孔尧淡淡开口,有些不耐,本想早点解决荒州的事情,却没想到又生出波澜。

    …………

    白云城,白孤还没有到,至圣道宫的人便已经先到了。

    城主府的上空之地,天刑贤君和剑魔率领两宫不少强者到来,白家之人见到道宫之人出现心中大喜。

    而城主府内的叶伏天见到虚空中出现的身影之时,内心却一片冰凉。

    他站在地上安静的看着苍穹之上到来的强者没有说话,显得很平静,那日在诸葛世家他曾说过,若三师兄的事情平息,他不会和道宫为敌。

    而如今,道宫两宫宫主亲自降临白云城,他当然知道不是来帮他的。

    他很清楚道宫两大宫主出现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诸葛世家他们可以放弃,但是白家,他不能动。

    剑魔见到那青年平静的看着他们,心中无言,道宫的立场偏移是事实,然而既然这是两大宫主所做出的决定,他也无可奈何。

    大宫主身受不可修复的重伤,不知还能维持多少年,他希望在有生之年看到圣人问世,这也是道宫所有人的心愿。

    “叶伏天,你最近所行之事太过放肆了,立即离开白云城,此事道宫便当没发生过。”天刑贤君看着叶伏天开口说道,他在道宫中执掌刑罚,身上自带一股冷冽的威严气息。

    “何事放肆了?”叶伏天看着天刑贤君,这一次他没有行礼,没有拜见,而是直接反问。

    “灭宁氏、公孙世家,又让太行山杀入白云城,掀起荒州动荡。”天刑贤君道。

    “如你所言,那么我是否应该任由宁氏和公孙世家杀死,诸葛世家任由白云城主灭掉,这样便不算掀起荒州动乱了?”叶伏天看着天刑贤君道:“前辈执掌道宫刑罚,道宫在荒州地位超然,然而,挑起纷争者道宫不去过问,却来找我,这算什么?”

    “你越来越放肆了,二宫主看在曾经你身为道宫弟子的份上,让我等不要伤你,已是仁至义尽。”天刑贤君道。

    “我入了白云城,至圣道宫不伤我,白云城主呢?”叶伏天笑着道:“难道道宫会为我挡下白云城主的怒火?”

    天刑贤君没有说话,叶伏天露出一抹自嘲之意:“双方恩怨,道宫却只约束一方,笑话。”

    “人若有私心,行事便注定无法公正,道宫如今既有了私心,便不用以大义约束他人了。”叶伏天缓缓开口道:“当两位宫主出现在这,道宫便已不再是圣地了。”

    至圣道宫的私心,自然是白陆离!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