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五分六合计划 > 《伏天氏》2 第七百二十章 请夏皇
    此时,在另一片战场,苍穹之上,刀圣和孔尧的战斗惊天动地,孔尧的每一击都拥有镇压苍天之力,而刀圣的每一刀所蕴藏的恐怖气势像是要将苍穹都劈开,而且,越战越猛。

    身披青铜圣器的孔尧战得有些心颤,此时他矗立于虚空之上,周围天地间万象齐现,一尊无边巨大的神象矗立于中间,无边力量压迫着这片空间,他的目光死死的盯着眼前的刀圣。

    魔道人物逆势修行,他们将一切力量吞噬入体随后爆发而出,霸道不可一世,招招致命。

    此刻刀圣双手握刀,一条条黑暗气流从天地间倒流而回,涌入他的身体之中,隐隐有一尊恐怖的魔影出现在他身后,就在此刻,刀消失了,仿佛也化作刀意涌入刀圣的身体,天地间每一条黑暗气流,仿佛尽皆是刀之意。

    “轰。”一股恐怖的黑暗气流从刀圣体内爆发冲出,化作了一柄魔刀,天地变得昏暗无光,刀圣双手举起,握着了这魔刀,体内的力量疯狂流入其中,随后,他将魔刀斩了出去,顷刻间,遮蔽了天地虚空。

    孔尧双拳紧握,脚步往下空踏出,天地震动,万象齐震,一道惊天象鸣之音传出,孔尧双拳之上涌现恐怖的毁灭之光,同时破空,朝着那刀光砸下,拳芒所过之处,出现了一片可怕的黑暗漩涡,仿佛要将整片空间都吞噬进去。

    两人的攻击在虚空中碰撞,毁灭的风暴肆虐于天地间,这片虚空都仿佛要被湮灭掉,但见此刻,从这片毁灭的空间,一道身影直接穿透而过,那是一个人,更像是一柄刀。

    魔刀似已经和刀圣一体,刚才的那一击,竟然并非是魔刀所绽放,而只是魔刀的刀意。

    天地像是被魔刀所劈开,瞬杀而至,孔尧一声大吼,神象踏天,又是一拳轰杀而出,砸向那攻击而来的刀。

    嗤嗤的尖锐声响传出,刀斩过,一道夺目无比的魔道光芒肆虐,刀圣的身体被震退而回,而孔尧身躯之上,却有许多地方有鲜血流淌而出。

    刀圣的身影再次消失,划过长天,孔尧将力量催动到极致,圣境之下无敌,随后苍穹之上不断有毁灭的光芒绽放,终于,孔尧身体不断往上空退去,撤离了战场,此时他身上已经是鲜血淋漓,不知多少刀意贯穿了身体,但他知道刀圣也不好过。

    “你这疯子。”孔尧怒斥一声,刀圣扫了他一眼,随后化作一道黑暗之光消失不见,直接将下空万象贤君所布的星辰之轮劈开,直接迈步走进里面。

    叶伏天回过头,便见到了大师兄出现,站在他面前,冰冷的眼眸扫向对面的身影。

    “纯阳,你还打算继续下去吗?”冰雪圣殿殿主开口说道,她和纯阳两人分别是荒天榜第一以及第二,自然是相识的,纯阳叹了一声,看向刀圣以及这片战场。

    许多人也都发现了这边的情形,一道道身影停止了战斗朝着这边而来,至圣道宫的宫主纯阳贤君都出现了。

    “你还舍得出来。”皇羲看向纯阳道。

    “陆离。”白云城主见到白陆离受伤,身形一闪来到他身边。

    许多人露出一抹异样的神色,之前万象贤君以星轮遮盖了这片空间,莫非,叶伏天和白陆离,已经战斗过了?

    而且看眼前的局势,似乎,白陆离受伤了。

    这……

    “老师。”此时,诸葛清风走上前来,对着纯阳贤君喊了一声。

    “清风,老师对不住你。”纯阳贤君开口道。

    “老师为道宫考虑,我无话可说,是非对错也没有谁能说的清,从今往后,我和老师恩怨两情,师徒之情到此为止。”诸葛清风斩下自己一块衣衫,随后对着纯阳贤君微微深深一拜。

    “我不懂那么许多道理,即便为了道宫牺牲他人同样是私,自私便是自私,谈什么为了荒州出圣,若是为了荒州出圣,如今结果已经看到,道宫该如何践行自己所信奉的道?”徐伤的声音有些懒散,却显得很直白。

    纯阳贤君看向眼前的诸人,开口道:“至圣道宫乃是荒州圣地,走到如今这一步我难辞其咎,柳禅听从我的意志,独断专行,今日起,我和柳禅不再是圣贤宫宫主。”

    听到纯阳的话许多人心头微颤,他们显然没有想到纯阳贤君竟如此决绝,直接和柳禅一起,辞去道宫宫主之位。

    “陆离,我和柳禅一心想要让你证道,但如今却反而适得其反将你牵连其中,希望你不要受到影响。”纯阳贤君目光又看向白陆离道。

    白陆离听到纯阳贤君的话语神色平静,今日之败他无话可说,过往岁月,他光环加身,荒天榜第十,荒州第一天骄,如若叶伏天不出现,也许他的光环不会褪色,但既然出现了这么一个人,那么他也该退出了。

    转过身,白陆离对着纯阳贤君和柳禅躬身下拜,开口道:“这些年我一心修行,秉承道宫之志,没有去想太多外界之事,今日之后,我会前往世间历练,白云城,也不再过问荒州之事。”

    说罢,他跪下地上,对着纯阳贤君和柳禅一拜,而后对着道宫一拜。

    站起身来,他看向他的父亲白云城主道:“父亲,我们走吧。”

    “走吗?”白云城主看着这一切,他所做的一切和道宫一样,同样是为了他儿白陆离踏足圣境,如今已经到了这一步,却满盘皆输吗?

    他至今没有想明白,有荒天榜第一、荒天榜第三以及他这荒天榜第四坚持他儿白陆离,为何会走到这一步?

    白孤扫了一眼周围之人,随后开口道:“证道路上见。”

    说罢,他身形一闪,破空离开,没有对他的老师纯阳以及师叔柳禅辞行,显然,他很不甘心。

    “纯阳,你这是在安排后事吗?”此时,孔尧冷冰冰的开口说道:“我不管你道宫如何,我要带走的人还没有拿下,从此刻开始,无论是参与拦截知圣崖,还是阻挡燕无极他们,都视作和我知圣崖开战,后果自负。”

    孔尧,他这是威胁皇羲以及徐伤等人。

    之前他本欲将一些人格杀于此,但如今他改变了想法,准备先将叶伏天和顾东流带走。

    虽然不知道之前一战发生了什么,但叶伏天竟然击败了白陆离,这绝对不是一件小事,叶伏天必须要拿下带走。

    一道道目光冰冷的望向孔尧,这是以知圣崖威胁荒州诸势力吗?

    “知圣崖这是威胁荒州吗?”纯阳看向孔尧。

    “是又如何?”孔尧冷冷开口,纯阳身上一股气息流动而出,仿佛返璞归真般,荒州许多势力之人纷纷转身,冰冷的扫向孔尧。

    “葛师弟。”孔尧开口喊道,葛锋身形闪烁,走到孔尧身边。

    “既然道宫胆敢违背圣主意志,请圣主吧。”孔尧开口说道。

    “好。”葛锋神色冰冷,若非是万不得已,他也不敢打搅师尊。

    他闭上眼眸,精神力催动到可怕的境地,顿时他体内一道璀璨的光辉绽放而出,隐隐有一缕并不属于他的力量弥漫而出,苍穹之上似有光芒投影而下,化作一尊威严无比的身影。

    “参加圣主。”知圣崖之人尽皆躬身下拜。

    “师尊,弟子无能,打搅师尊修行。”葛锋也拜见道。

    那虚幻的身影目光扫了一眼周围之人,开口道:“纯阳,你这是要忤逆我之意?”

    “纯阳见过前辈。”纯阳贤君微微躬身,只听那圣人开口道:“我知圣崖展逍于荒州被杀,我让孔尧带两人离开,你没有意见吧?”

    叶伏天等人抬头看向那威严的身影,圣人降临吗?

    皇羲和徐伤等人神色也尽皆难堪,谁,敢当面忤逆圣人意。

    “前辈恕罪,之前我已经做错了决定,如今,人不能再交给前辈。”纯阳开口道。

    “放肆。”一道冷漠的声音传出,威压横亘于苍穹之上,透着无上威压。

    “师弟,你之前问万象看到了什么卦象。”纯阳对着柳禅传音道,柳禅看向他师兄,只听纯阳继续道:“主宫坍塌葬灭,道宫方有曙光,这,就是万象看到的卦象。”

    柳禅的身体猛烈一颤,随后他笑了,像是自嘲。

    果然,真是讽刺啊。

    至圣道宫主宫,圣贤宫。

    “师弟,是我对不起你。”纯阳道。

    “不怪师兄。”柳禅笑了笑,显得很凄凉。

    “你还记得老师临死前对我们说过的话吗?”

    “记得。”柳禅点头。

    两人相视一笑,随后身体腾空而起,朝着虚空而去,诸人一愣,诧异的看向两人。

    随后,诸人便见到他们的身体同时燃烧了起来,那是精神意志在燃烧,化作一股无比强横的力量,像是在献祭,燃烧自己的生命。

    柳禅转身,目光望向诸人,开口道:“我所做一切,皆为道宫,既已铸成大错,我愿承担恶果,我愿以死秉承道宫意志,望道宫不朽。”

    “为了道宫。”纯阳开口道。

    “为了道宫。”柳禅声音肃穆,两人的精神意志仿佛要融为一体,随后化作一道璀璨无比的印记,朝着道宫深处而去,一路降临圣贤宫中。

    “纯阳。”知圣崖圣主冰冷开口。

    “请夏皇。”远处,圣贤宫中,一道夺目无比的光芒绽放,纯阳和柳禅的身体仿佛要化作虚无,然而这道声音却无比的肃穆。

    冰雪圣殿殿主、皇羲、诸葛清风他们看到这一幕内心震荡。

    剑魔、道藏贤君同样心头狠狠的颤动着。

    九州之地皆为夏皇道统,传闻夏皇在九州道统之地留下过印记,只有道统之主才知道开启印记之法,但在传闻之中,只有圣境之人才能够做到。

    宫主纯阳已经是强弩之末、柳禅更非圣人,他们根本催动不了印记,除非,依靠秘法。

    而显然,也将付出极恐怖的代价,甚至可能是生命。

    如今,知圣崖圣主亲自降临,虽然只是一道意志,但所有人都意味着什么,根本没有人能够解决,如此惨烈一战后,叶伏天和顾东流还是要带走,道宫和荒州依旧要分裂。

    想要解决这一切,唯有一个办法,请夏皇。

    圣贤宫两大宫主牺牲,以此为代价,请夏皇!

    http: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手机版阅读网址:m.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