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网址 > 玄幻小说 > 伏天氏 > 《伏天氏》2 第七百五十六章 熟悉的套路
    刹那间,无数道目光落在余生的身上。

    问道台巨大无边,九大阵营,如今余生独自走出,自然显眼。

    即便是九州圣地之人,也都落在他的身上。

    东州西华圣山方向,圣人看向余生,其中一人开口道:“何事?”

    “荒州受邀参加九州问道,圣地宫主亲自到来,以示对九州问道的尊重,既然西华圣山邀请荒州出席,也当给与一定尊重,西面方位乃是侍席,道宫宫主被如此对待,我身为道宫弟子,自觉没有颜面,如若前辈认为荒州势弱,不配等同对待,我愿退出。”

    余生声音滚滚,传遍九州问道区域,他双手手捧九州问道令,朝前伸出,以示自己的态度。

    观礼台上,竟格外的安静,余生的声音不卑不亢,至圣道宫受辱,身为弟子,感同身受,欲退出九州问道。

    没有人想到在九州问道之前,便出现如此精彩一幕。

    余生的话语并没有失礼之处,也没有言语指责西华圣山,荒州弱,是事实,西面为侍席,道宫没有得到尊重也是事实,他没有资格要求什么,但自觉受辱退出九州问道,又有谁能责怪他?

    甚至有一些圣地的老一辈人物有些欣赏,这魁梧的青年气质不凡,倒是有些风骨。

    古言有云,君辱臣死,虽然他和道宫宫主并非君臣,但身为道宫弟子,如此行径,虽有些不自量力,但何尝不是一种气节。

    叶伏天和至圣道宫之人目光望向余生,这一刻叶伏天忽然间觉得,或许自己对余生的了解还不够,早已习惯了默默出现在他身旁的余生,实则也同样早已不是当年的余生。

    他安静的坐在那看着这一切,没有再让余生退下回来,也许余生是对的,哪怕荒州弱小,但还是要发出一些声音的。

    圣地之人看向西华圣山方向,他们倒想要看看西华圣山如何处置这件事。

    虽说余生只是其中一位参加九州问道的弟子,无足轻重,即便退出也无妨,然而,这是九州问道的开端,便发生这样的事情,如若就此直接同意让余生退出九州问道,原则上自然是没有问题的,只是,九州之人便要怀疑西华圣山的处事能力了,九州问道还未开始,便失了风度。

    余生这一走出,倒是让西华圣山有些为难,此话不适合至圣道宫的宫主或者前辈人物来说,那样是自取其辱,但由道宫弟子走出说出这样的话语,却无可挑剔。

    西华圣山弟子目光落在余生身上,目光有些不善,三圣同样看向余生,坐在左边方位的圣人显得年轻一些,他面容白皙,气质超然,一袭白色衣衫不染尘埃,当他目光望向余生之时,瞬间给与余生极大的压力。

    此人乃是三圣中最年轻的圣人,在上一届圣道之战证圣道,曾经是东州天赋最杰出的妖孽人物,如今证圣道,被称之为雨圣。

    “九州问道荒州多年不曾参加,因而在召开九州问道的准备期间,西华圣山并未将荒州考虑在内,后来听闻荒州至圣道宫宫主到了我东州,因此我下令门下之人邀请,以成全九州问道的九州之名。”

    “这问道台,乃是在那之前便已经铸造,且分配好位置,考虑到荒州出席,便临时在西面之地临时加了一处方位,当然,你要说西华圣山没有给与荒州圣地足够的尊重,这一点,我当然不否认。”

    雨圣并未停顿,继续开口道:“荒州多年无圣,九州问道之前许多年都不曾邀请荒州,难道这便是对荒州的尊重?时隔多年,我西华圣山再次邀请荒州出席九州问道,你身为荒州圣地弟子,若是想要为荒州圣地争取颜面,那么,便让九州之人看看如今的荒州圣地有没有资格得到尊重。”

    “精彩。”许多人看向雨圣,这位东州曾经无数人敬仰的天之骄子,封圣之后,那股傲然之气概依旧扑面而来,而且,一言便将主动权握在手中,反客为主。

    他坦然承认他们的确没有尊重荒州,不仅仅是他西华圣山,九州问道多年来,谁尊重过荒州?

    这样强势的态度,便是西华圣山的反击。

    余生目光凝视对方,想要开口说话,却听叶伏天开口道:“前辈所言极是。”

    余生回过头,看向观礼台上的叶伏天,只听叶伏天继续开口道:“荒州多年无圣,的确没有资格获得尊重,我虽为道宫宫主,却也有自知之明,若非是西华圣山相邀,此次我至圣道宫依旧不会出席九州问道。”

    许多人看向叶伏天,这位道宫宫主,竟然如此没有骨气吗?

    问道台上,西华圣山弟子也是冷笑,荒州之人,质疑他们西华圣山?

    不自量力。

    雨圣倒是很平静的看着叶伏天,他听说过这位新任道宫宫主,之前和他西华圣山弟子柳宗争棋圣传承,同破天龙棋局,最终棋圣选择了柳宗,但这位年轻的道宫宫主能够做到和柳宗同样的事情,已经足以骄傲了。

    “如今,我荒州不仅无圣,后辈弟子修行也无圣人指点,因而只有寥寥不多人前来参加,惭愧至极,这也是我参加九州问道之目的,让荒州后辈人物能够见识一番九州天骄何等风采。”叶伏天侃侃而谈,显得极为谦逊,将荒州贬得一文不值,就连他身边的人都一阵愕然。

    这似乎,不像是叶伏天的性格?

    知圣崖方向,孔尧和秦仲等人也盯着叶伏天,他们和叶伏天接触过,此人在荒州之时,何曾如此谦逊过?他大战秦仲,带人入道宫的时候,可不像此刻这样。

    “知耻而后勇,你能明白便好。”三圣中间的那位圣人开口说道,此人乃是西华圣山的圣主,西华圣君。

    “知耻而后勇,前辈所言极是。”叶伏天点头,目光落在余生身上,开口道:“余生,今日西华圣山举行九州问道,带你来此参加,是想要让你见识一番,且不说九州之地,就说西华圣山,多少风流人物,天赋绝伦,你之后若是遇见,当好好请教自省才是,谁让你如此无礼。”

    “……”

    余生一脸愕然,他看着叶伏天,那双铜铃般的眼睛眨了下,这话……怎么感觉这么虚伪呢?

    叶伏天身后坐着的皇九歌也一脸的黑线,有些无语的看着前面的叶伏天。

    西华圣山鄙夷荒州圣地,余生站出来表态不服,叶伏天倒好,他人鄙夷,他也跟着一起,将自己一方贬低得一文不值,此刻又将西华圣山抬高来。

    这简直……

    无耻啊!

    皇九歌自然懂叶伏天,但其它九州之人却不懂,围观的诸人同样不懂,他们看向叶伏天,心想这荒州道宫宫主有些自知之明,也懂得示弱,虽然有些没骨气,但也算是隐忍吧。

    如今的荒州,根本没有资格和西华圣山叫板。

    “是。”余生开口说道,诸人目光望向余生,这是妥协了吗?

    “还不退下。”叶伏天开口道,余生有些不爽的瞪了叶伏天一眼,但还是往回走去,他知道,有叶伏天这一番话,那么接下来他的行动,才是最好的证明,为荒州,为叶伏天挽回丢失的颜面。

    叶伏天见余生回来,目光又望向东面西华圣山方向,开口道:“道宫弟子失礼,是我作为宫主之过,前辈教训,若想要获得尊重,便像九州之人证明是否有资格得到尊重,此话所言极是,如若没有实力赢得尊重,有何资格站出来,因此晚辈决定,九州问道,如若荒州无人能够入前十席位,我至圣道宫愿拿出一件圣人法器赠予此届九州问道西华圣山名次最高之人,为今日之失礼致歉,以此谨记,并且激励荒州弟子努力修行。”

    诸人听到此言露出一抹怪异的神色,荒州至圣道宫,圣器本该是最少的吧,这家伙竟然拿出一件圣器出来赔礼,赠给西华圣山名次最高之人?

    至于前十,诸人没有考虑,九州问道,九州有多少圣地?

    荒州之人,拿前十?

    这无异于痴人说梦。

    或者,正如叶伏天所言,他自愿付出此代价,铭记今日之耻?激励荒州弟子前行。

    西华圣山的圣人目光望向叶伏天,这叶伏天如此谦逊,甚至甘愿赠圣器一件,倒是让他们有些不大好意思了,还没有荒州道宫宫主有气度。

    “既然如此,若是荒州有弟子能入前十,我西华圣山另赏赐圣器一件,以示鼓励,并为荒州所在位置致歉。”西华圣君平静开口道,他们西华圣山,岂能不如荒州至圣道宫。

    而且,他所说的话根本无需兑现,反倒是叶伏天必然要拿一件圣器出来,如此的话,为何不彰显一番西华圣山的风度?

    “晚辈不该受圣人之礼以及道歉,还望前辈收回。”叶伏天开口道,依旧谦逊。

    “无妨,若你荒州果真能够入前十,便是证明自己,那么便是你应得的尊重。”西华圣君淡淡开口。

    “如此,便多谢前辈了。”叶伏天低头,眼眸深处闪过一抹灿烂笑容!

    那便,不客气了!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