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官网 > 科幻小说 > 五分六合注册 > 《影视世界掠夺者》第十卷 第411章:又借粮
    林天一行纵马入城,至都统府,陆冠英、丁原具在,入大堂,见礼毕,林天高坐,众人也落座。

    林天询问城中情况,丁原一一作答又问平凉府情况,丁原也作了回答,原来平凉府昨夜兵变,死伤近百人,最后一个名叫兀颜泗的什长,控制住了局面。

    兵变、乱兵都已经平息,但是一时激愤参与了兵变,事后冷静下来的兵民们却惶惶不安。

    丁原建议林天,得先发公文于两府及其他各处,安定军中人心!

    林天听取了他的建议,告夹古赤等说道:“本侯听说完颜卓等贪婪粗鄙,骄奢跋扈,为害一方!这些若属实,则他们不是国之大将,而是国之大贼,诸位杀了他们,有功无罪!”

    夹古赤等闻言,又惊又喜。

    林天有对丁原道:“素问丁先生精通大金律,本侯有一事相托。”

    丁原恭敬道:“侯爷但请吩咐。”

    林天道:“你带人严查完颜卓等罪行,不可有误!”

    丁原明白其意,说道:“侯爷放心!”事不宜迟,于是点了人手去办这事。

    诸事吩咐完毕,林天入后堂,起书公文,加盖虢侯印、护国大宗师印、护**统领印,命陆展元亲带凤翔军兵符,往去发公文!

    凤翔府,监狱,空气闷滞、阴暗潮湿、霉臭味扑鼻。

    林天屏住呼吸,站在一间牢房前,夹古赤在他身旁,腰挎刀,手挟弓,背带箭。

    牢房中有一人,浑身散发着臭味,惊骇的缩在角落,环境阴暗,他看不清来人。

    “完颜卓都统,听说本侯差人向你借粮,你怪本侯不亲来,是目中无人?”林天笑道,“现在本侯可是亲自来啦。”

    牢中之人,正是完颜卓,闻听此言,一惊,狼狈的爬到了牢门口,叫道:“侯爷,侯爷,都是本都统有眼无珠啊,您您是来救我的吗?!快救我出去啊!”

    “本都统?”林天轻笑摇头,说道:“完颜卓,你太蠢了!本侯来这里,只是要告诉你,唔,你该上路了!”

    夹古赤领会其意,取箭、搭箭、拉弓、射箭!

    “啊!”完颜卓一声惊呼,箭已经射穿了他的头颅,当场殒命!

    林天冷笑,转身离开,夹古赤跟在身后,出了监狱,外有夹古赤人马二十余人,林天停住脚步,说道:“带着你的人,将完颜卓一党,以及昨夜抢杀百姓之人,尽数杀光!”

    夹古赤一懔,说道:“遵命!”乃带人重入监狱。典狱官、狱吏等在外,战战兢兢,不敢说话。

    时不到一刻,夹古赤等出来回命,林天又命将尸首拉去菜市口示众,又书告示,命派人敲锣宣布,广为告知。

    夹古赤领命照做,城中百姓闻言,便有胆大之人出门去看,果然是真,心中大安,又知有虢侯坐镇,口口相传,街上人行渐多。

    有被杀害的百姓家属,披麻戴孝,来到都统府前,下跪求见虢侯爷。

    林天大惊而出,家属感激其惩杀凶手之德,磕首涕零。

    林天扶起他们,神情哀悯,出言安慰,情动之处,泪盈满眶,拂袖擦拭。

    多有百姓围观见到,皆颂虢侯英明仁德。

    林天亲劝送走被害家属,回到府中,又吩咐派人对他们予以钱粮补偿。

    林天见如此果能得人心,于是书密信,差人送去平凉府梁子翁手中。

    梁子翁得信看之,便去见兀颜泗,兀颜泗对其甚是恭敬。

    梁子翁说明林天之意,兀颜泗不作他想,当即带人去平凉监狱!

    凤翔府的情形,重又在平凉府上演。

    平凉府中被杀害的百姓有三百多人,一时间镇守府前披麻戴孝、跪地涕零感恩的家属,多至上千,又有无数百姓围观。

    兀颜泗出,家属叩谢,百姓称颂,兀颜泗不敢居功,高声告知民众,言此皆虢侯之命,虢侯正坐镇凤翔府!

    家属乃向东南叩首感恩,百姓也交口赞颂!

    梁子翁站在兀颜泗身后,见到这一幕,心道:“林兄弟,哥哥真是服啦!”

    大散关位于凤翔路西南,极为重要,乃是关中四大关隘之一,有一将领,名完颜任,与完颜卓关系不睦,被分派至此镇守关隘,但其恪尽职守,属下兵强马壮。

    陆冠英亲送公文到此,他才知道两府发生了如此重大之事,完颜卓看罢公文,眼睛精光一闪,叹息了一声,向陆冠英道:“帮末将回禀侯爷,末将遵奉侯爷号令!”陆冠英大喜辞别,继续送发公文。

    这天晚上,丁原手捧文书,来见林天,回报调查结果,林天略看,丁原文书所示,自完颜卓以下的猛安长、谋克长就没几个能活的,各个罪大恶极,按大金律都是必死。

    林天非常满意,笑道:“丁先生办事,本侯放心!”

    丁原道:“侯爷嘱托,丁某岂敢不尽心力?”

    林天大喜,说道:“本侯知道,凤翔府兵变生乱,能及时控制,全赖丁先生先见之明,不然死伤会有数倍,丁先生之德才,本侯甚是敬佩。”

    丁原谦逊,询问白天林天杀凶示众,劝离前来叩谢的被害家属等事情,林天一一叙说告知。

    丁原也发赞叹之声,忽起身离位,向林天叩拜,言说投靠之意。

    林天大喜,急忙将他扶起,明说暗中使人散播流言,谋划凤翔路之事,将之引为心腹,丁原亦喜,又献一策:“侯爷如今竟然已经安定人心,那么得更进一步,掌控人心了!”他笑道:“掌控了夹古赤、兀颜泗等人之心,便能驾驭凤翔军,掌控了百姓之心,便能驾驭整个凤翔路!”

    林天神色一正,问道:“该如何掌控人心?”

    丁原笑道:“侯爷白天作为,已得百姓之心而夹古赤等人么,侯爷可以”

    林天闻听其谋,惊喜不已,于是连夜书写奏折,将凤翔路中发生的事,上报皇帝完颜兴胜。

    翌日一早,陆冠英连夜通报公文,终于回来,深为疲累,林天出府接了,送他去休息。

    书房中,又与丁原商议事情,他初掌凤翔军,杂事极多,而摆在眼前,最着急的一件事,就是:粮饷!

    完颜卓时,他只顾自己以及百多名军中高官,底下士兵吃都吃不饱,以至于军训荒废,外逃做工,普通女真贫民更不用说了,都统司拿了他们的地,收上来的粮食却没有他们的份,他们还是需要自己做工,自己养活自己,生活颇为穷困!

    林天要死死的抓住凤翔军,除了要掌控夹古赤、兀颜泗等人之心外,还需掌控普通士兵、平民的心!

    军队当然要训练,然而士兵不做工,他们吃什么?一旦训练,体力消耗大增,哪来这么多粮食?

    林天看着面前的文书,文书上罗列着的,是抄了完颜卓家的所得,数量巨大。

    完颜卓在凤翔府中有一座宅子,占地比凌云庄内院还大两倍余,里面假山流水、雕梁画栋,所用家具等物品,都十分名贵,还养着歌姬舞姬三十余名,供其淫乐!还有秘窖,其中藏有金银锦缎!城中还有十三处收租门面!

    林天扫了扫这文书,长叹一声,说道:“军民粮饷,皆被完颜卓贪墨,用于自己享乐了,唉!”

    丁原道:“侯爷要牢掌军权,便需粮食,属下虽然有计策,只是不知侯爷舍不舍得。”

    林天笑了笑,说道:“拿抄没的这些横财去购买粮食?”

    丁原道:“侯爷英明,与属下所想一致。”

    林天却摇了摇头,说道:“数万人口粮,若从市肆上购买,必然致使粮价飙升,这有害于民,有害于民,便有损民心,所以这办法不妥!”

    丁原微微一笑,说道:“可从相邻路府中购买。”

    林天还是摇头,忽然问道:“关中这地方,粮食仓储最多的地方是哪里?”

    丁原一愣,说道:“京兆路京兆府的粮仓,关中各仓粮食,十有七藏在那里!”他解释道:“秦汉隋唐,都城都设在京兆府,所以在那里修建了规模浩大的粮仓!侯爷是说去京兆府购粮?”

    林天点点头,又摇摇头,笑道:“不是购粮,是借粮。”

    “借粮”丁原听到这两个字,额冒黑线,心里嘀咕:“侯爷啊侯爷,你来凤翔府借粮,结果弄出个兵变来,这次去京兆府借粮,你不会又要弄出什么事来吧?”

    林天并不想多惹事,因为凤翔路他现在还没吞下去。当即便写了借粮书信,文辞极为客气,加盖了印玺,将这大事交托给丁原了,他说道:“此事需有劳定丁先生了!丁先生此去,不求成功,但求有礼有节,他若不借,本侯自有计较。”

    丁原心道:“先礼后兵吗?”收了书信,退出,带了几名随从,当即便去京兆路了。

    京兆路就在凤翔路东面,彼此相邻,凤翔府距京兆府路程约四百里,丁原一行驾马而行,不敢耽搁大事,第三天下午到了京兆府。

    凤翔路兵变之事,已经传播到此了。

    丁原先是拜访了京兆路都统司完颜柯,完颜柯接待颇为有礼,丁原说明来意,并示之林天借粮书信,完颜柯看了,先是感慨、赞誉了一番,随即神情为难。

    丁原询问有何难事,完颜柯说道:“非本都统不借粮,实在是万人三个月口粮,数量实在太大,本都统最多只能凑出一万人三月口粮。”

    丁原点点头,心道:“有总比没有好。”也不多要,当即代表虢侯感激,完颜柯只道客气。

    丁原知道都统司也难出这么多粮食,因为都统司直管的军仓粮食也是有限。

    京兆府粮食的大头,都在知府所管的常平仓、太平仓等里面,不过知府属于文官系统,并不受完颜柯管辖。

    而且京兆路的情况和凤翔路还不一样,在凤翔府,所谓的知府,存在感很因为那里的城市规模,远远不能和京兆府这数个朝代的都城所在相比!

    京兆府的粮仓,是大金国有数的大粮仓,知府完颜立德,是完颜洪烈的亲信,天下皆知,虢侯与赵王关系不睦!

    丁原心里打鼓,暗道:“向完颜立德借粮,这十有九要被拒绝!”但是,他还是登门拜访了。

    完颜立德看起来就是一个标准的文官模样,五十多岁,他态度和善的接见了丁原,这让丁原有些意外。

    丁原说明了来意,并且示之林天借粮书信,完颜立德看了书信,眉头微微一皱,说道:“常平仓储粮,乃为调节市肆粮价,可以售卖,但没有借出的说法太平仓储粮,是为了应对灾荒之年,兹事体大,岂可凭一纸书信就借出?”

    丁原心道:“果然如此!”他听完颜立德言语中,已经表达了婉拒的意思,本想便起身告退了,哪知道对方忽然语气一转,说道:“不过这书信是虢侯爷写的,而且事出有因,唔,且容本府想一想。”当即皱眉沉吟了起来。

    丁原一愣,暗道:“这完颜立德什么意思?”将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

    约莫半盏茶时间,完颜立德说道:“也罢,本府便答应虢侯爷借粮之求了!”

    丁原又惊又喜,喜是因为借到粮食了,粮食问题解决了,惊是因为没想到会这么顺利,他本以为完颜立德会故意刁难的,没想到他居然稍作思考,便答应下来了!

    三天后,丁原一随从将此事回报林天,林天闻听这消息,也是意外惊喜,本以为还要花费些手段,不想居然这么顺利。

    又两天后,京兆府首批粮食运送了凤翔府!

    所谓手中有粮,心中不慌,粮食入库,林天心头大定,当即又招来夹古赤等军官,带人运粮至军营,改善伙食,分发粮饷,军士皆大喜,都称颂虢侯林天!

    粮食络绎不绝的送来,林天有安排向辖下的女真贫民运送粮食,数万女真贫民皆大喜称赞!

    当然,也运送了足够的粮食去凌云庄。

    丁原借粮大事出乎意料的顺利完成,已经回来,这天凤翔军各大千夫长、百夫长共逾一百多人齐聚凤翔府都统司!

    凤翔军名额有两万人,但是实际上只有一万一千多人,吃空饷的状况极为严重,而且就这一万一千多人中,还有一些老弱病残在充数!

    9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