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五分六合计划 > 北唐风云 > 《北唐风云》最新章节(提示:已启用缓存技术,最新章节可能会延时显示,登录书架即可实时查看。) 第一百二十九章 无边落木萧萧下 中

《北唐风云》最新章节(提示:已启用缓存技术,最新章节可能会延时显示,登录书架即可实时查看。) 第一百二十九章 无边落木萧萧下 中

    她没有掀开帘布,可是听着这声音,便已经知道了马车后面发生的事情,她有些吃惊,并不清楚今天到底是发生了一些什么。

    刚才城门的大开,好像就是为了等待她的归来,她回来了,城门也就关闭了,迎接即将到来的大事件。

    她的心怦怦跳得更快。

    金陵大街上,倒是好像一切都很寻常。

    因为下雨的缘故,街道上行走的人很少,但是那些撑着油纸伞的人们,却是步伐轻慢,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心事,一切都只是寻常。

    姬如是并没有看到这些景象,不过随行骑马的金安却是看到了。

    他也不清楚城门的关闭到底是因为什么,只是看到城内的民众依然处之泰然,生活没有改变,气氛也是不变的样子,因为这样的落差而感觉到很疑惑。

    都说大事件发生以前,是会有征兆的,可是现在的征兆很明显是很矛盾啊!

    他们经行过许许多多的街道。

    偶尔有撑着油纸伞在街上行走的民众认出了这一支规模不小的队伍的主人是谁,惊喜地跪下来行礼。

    这一支队伍没有任何的减缓,也没有任何表示,就这么一冲而过。

    要到皇宫还要拐过许多个街角,在从前,姬如是觉得偌大金陵,一忽儿就出了城门,悠悠远去,然而在今天,她却觉得皇宫是如此遥远。

    ……

    ……

    雨更大了几分,居然开始春雷滚滚。

    壮阔的天空,一片壮阔的灰云密布。

    沉重地压着整个世界。

    那些有资格被吴皇召见过来的人们,全部都毕恭毕敬地站在临风台下,仰望着那个至高无上的男人。

    姬如海拾级而上,接近自己熟悉又陌生更是似乎永远也无法接近的父皇。

    他是“他”的儿子,也是“他”的太子,看起来是距离“他”最近的男人,可是唯有他自己清楚自己和对方,有着不可逾越的鸿沟,就像是天与地。

    八个力士守护在龙椅的旁边。

    吴皇坐在龙椅里,背对着姬如海,就像是也背对着苍生。

    姬如海不敢绕到自己父皇的前边,就连身侧都不敢,他只敢束着手站在龙椅的后面。

    吴皇开口说话了。

    “来,过来,靠近一点。”

    姬如是抬起头来,诧异地看了龙椅一眼。

    但是最终,他还是选择往前几步,来到金碧辉煌的龙椅一侧。

    吴皇并没有看他,只在看着临风台的正面,正面的乾坤四方。

    “如海,你是太子,朕给你取的名字,也是希望你的气势如若汪洋,最好能够超过朕。”

    姬如海用上齿咬着下唇,有些羞愧地低下了头去。

    他明白,自己和名字所隐含的期待相差得很多呢。

    他也意识到自己的父皇说出这一席话的用意。

    “但是你总不是普通人,”吴皇又道,“你最起码比起你的那些个兄弟们要强一些,如果世界上都是普通人,那么站在其中,你就会是当之无愧至高无上的帝王。”

    这可能就是鹤立鸡群的意思,姬如海或许应该感觉到生气,可是现在他除了惭愧以外,产生不了任何生气的情绪来。

    比起父皇来,他的确是太过不堪重用了。

    “你知道为什么今天朕要你们这么多人过来呢,也就是说,你们这么多人过来,究竟是要等着什么呢?”吴皇忽然这样问道。

    姬如海摇摇头。

    末了,他又觉得不应该一言不发,于是道:“不知道。”

    “朕想,你应该还想说自己愚钝吧?”吴皇问道。

    姬如海点点头。

    只是他觉得今天的吴皇很奇怪,各个方面都奇怪,哪怕是语气都很奇怪,尽管听起来依旧有点无情冷淡,可是却显得有点腔调了一些。

    吴皇遥望远方,久久未语。

    他刚才还炯炯有神的眼眸里面,光芒渐渐消散。

    他本来坐得笔直的身体,也像是有些承受不住,于是往后靠在了龙椅之上。

    “你们这么多人都等在这里,是等着朕驾崩呢。”

    他声音不急不缓地说道。

    此言一出,莫说姬如海,就是临风台上、临风台下的几乎所有人,全部都露出震惊的神色,紧随其后的,便是转化为惊恐。

    驾崩?

    ……

    ……

    姬如是的马车终于入了皇城,没有、也不会受到任何的阻拦。

    驰骋在这片熟悉无比的皇宫里面,一种莫大的陌生感却又氤氲而生。

    仅仅离开了不多久,今天的皇宫,却似乎要不认识起来。

    天上的灰云,像是将整个皇宫的色彩染透,于是一切都变化了。

    有着一种压抑沧桑的氛围在涌动。

    姬如是那雪白的香袖微微颤动了一下,拿起纤手,放在胸口。

    她应该是要缓解一下压抑氛围带给自己的压力。

    今天这是怎么了?她问自己道。

    她感觉好难受。

    她有一段时间没有往外望风景了,可是忽然之间,她就像是心有灵犀一般,猛地凑到马车窗前,掀开了帘布,不顾雨水打湿她的秀发,往前方望过去。

    她望见了临风台!

    尽管雨水刷刷,仿佛珠帘,可是她还是认出了临风台上那金黄色的龙椅、金黄色的龙袍。

    尤其是她那坐着金黄色龙椅、身着金黄色龙袍的不可一世又很亲近非常疼爱她的父皇。

    她也搞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泪水忽然夺眶而出,止也止不住。

    ……

    ……

    吴皇说完这句话的时候,隐约望见了雨帘之中的那一辆马车,于是淡漠的脸上,终于浮现出微弱的柔和。

    只是很短很短,因为很快,他就看不清了。

    “天都黑了呢……”他轻轻地说道。

    然后,是长久的沉寂。

    很久很久。

    永远永远。

    姬如海的心很忐忑,他很想要听听父皇还会对自己说什么话,比如说他很害怕李择南这么一个可怕的对手,或许父皇已经准备好了一些什么,可是父皇一直到现在,却什么都没有说。

    “父皇……”

    “父皇……”

    他轻轻地呼唤。

    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

    他像是忽然有些着急了,脸上也开始出现恐慌了。富品中文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