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都市小说 > 修真妖孽混都市 > 《修真妖孽混都市》第一卷VIP卷 第四百零三章 河神
    我妈妈不在乎奶奶的拐杖。他和以前一样傻。他总是嘲笑他们,这就是她一直在说的。

    “河神兵,多指五,多指五鸡叫我兵来。”

    奶奶听见他说了这些话,她的脸还是难看的,她对我喊道:“平安,你以前听过你妈妈这么说吗?现在他又唱又喊,不羞于不穿衣服。一定是你妈妈。我会放手去看看我是否不杀了她。”

    “来吧,奶奶,别出声!”

    我把黄油往一边推了一点。

    “我妈妈死了。你真的想在我面前杀了他吗?那样的话,我就是他的儿子。你先杀了。”

    奶奶一声不响,慢慢地放下拐杖,看着我,直到她喘了口气。

    这时,妈妈把它拿回来,走了回去,不理我和奶奶,奶奶一直在说这句话。

    “世界!Niang!”我喊叫着追着他跑。

    他似乎注意到我在后面追她出来,速度太快,根本追不上。

    我跟着妈妈跑出了一个村子,一直没停过。

    我也有点累。他打算一路停下来跑。这些情况非常不正常。我觉得他们有问题。

    但在那个时候,除了追捕,没有别的办法,也找不到任何人了。

    就这样,我一直在追逐文水河。

    到了文水河的大点,都是我母亲前几天下水的地方,我的心有点不安,开始在后面打电话。

    “世界,世界,你去哪儿了?”

    我母亲去了温水河,在一个地方停了下来。然后她看着我大声唱歌。

    “河神兵,多指五,多指五鸡叫我兵来!”

    说到他的脸,他跳回水中。

    “世界!”

    我冲过去,但没人能看见,只有热河在流过。

    所有的一切,像一个梦,现在醒来,我的母亲失踪了,在一个地方,他出现在我面前几天,有一次跳下来,回到了恢复点。

    当一束手电筒照在我脸上时,我很难过。

    “谁在这儿?”

    然后来了两个人。

    “哦,你在哪儿?晚上在水里不危险吗?”

    另一个拉着我问:“你在这里干什么?哭泣?”

    晚上,文水河很潮湿,气温相对较低,有危险。他们把我拉下来,离开开阔的河流,然后又看了我一眼。

    其中一个认出了我。

    “前几天你不是来救你父母的孩子吗?”

    我家人的名声不好,但那一天之后我去了水里救妈妈,现在很多人都改变了对我的印象,认为我是个好儿子。

    “你来自南岭村。你晚上来这儿干什么?你妈妈死了,你看不见吗?”

    “快回家。”

    我摇了摇头,吸了一口气,把他们俩都拉了下来。

    “求你了,拯救我的世界,我妈妈刚才跳下来了。”

    “你妈妈前几天掉进河里了,你这孩子,可不太伤心,自己糊涂了。”一个男人说,并对他的朋友说:“你看着他,我去叫我,这么大的晚上什么也没发生,就把孩子送回去。”

    “好的,快点走。”

    他们都认为这个世界早睡,尸体没有找到,他们不相信我妈妈刚刚跳下来。我在他的压力下,不能下水。

    不久,一群人拿着手电筒来了。

    “陈平安?”

    声音有点耳熟,我抬头一看,光线很亮,等我睁开一点眼睛,但还是轮廓分明,我面前是刘老先生。

    仿佛我能看见,我抓住他的脚,叫道:“刘先生,拯救我的世界。我妈妈刚跳进水里。他没有死。我看见他了。”

    老刘先生一起说:“瓦子,你说什么废话?你奶奶知道她晚上什么时候来吗?快回家。”

    “我不回家。我在找我妈妈!”

    我表现得像个皮大客。他们都认为我很困惑。他们强迫我先去刘先生家安顿下来。

    有几个人把我放在椅子上,给我倒了一杯热水,这对我有好处。

    我也可以想象,没有人会相信我母亲会回来,我唯一的希望是刘先生,只有他能帮助我。

    “刘先生,我母亲真的没有死。他今晚回来了,我岳母看见了他。”

    刘先生皱着眉头问:“他现在在哪里?”

    “去你以前去过的地方,然后再跳下去。”

    “这里…你祖母在哪里?”

    “在家里。”我看完后,看到刘先生的样子。我知道他不相信我,但我拿出了我母亲给我的东西。

    “看,这是我妈妈给我的。他真的回来了。”

    乌龟壳没有什么奇怪的,它只有一只手那么大,而且很黑。这类龟壳常在汶水河边发现,没人在意。

    刘先生把它拿过来看了一会儿,他的脸变得难看了。

    “羌子,到前面的座位,把古书放在我们祖先的桌上。”

    在刘强浩旁边,他问:“师父,你拿先祖的古书干什么?”

    “没问题,快去拿。”

    “是的”。

    大约两分钟后,刘强手里拿着一本烂书回来了。

    这段时间,刘老生低着头,摸了摸绳子,看了看手中的乌龟壳。我问他不要回答。整个人都很傻。

    刘先生抓起古书,他的对手微微颤抖,回来找,停在一页纸上,然后看了看他手上的乌龟壳。

    在这里,他也轻声低语:“河神怎么能打仗?他叫我的士兵到第五个小时,公鸡叫我的士兵来。”

    跟我妈妈说同样的话,但是刘先生读了,我妈妈唱了。

    我不想那么多,所以我马上说,“是的,是的,我妈妈给我的每一句话都是这么说的,其中一句是很有力地唱出来的。”

    “你呢?“

    当刘先生的身体颠簸的时候,他的龟壳和书掉到了地上。他好像没有骨头,几乎在椅子上抓地。

    “主人?”

    “刘先生!”

    他周围的人都很慌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们都好奇地看着刘先生。

    刘老生年纪大,身体不好。看着他,他好像喘不过气来,他的脸是紫红色的。恐怕他不能呼吸,那我就有罪了。

    “刘先生,你怎么了?你怎么了?”

    过了一会儿,刘先生喝了一口水,减缓了精力,脸上的颜色也消失了。

    “强子,带大家出去。我有话要对陈平安说。”

    刘强不敢再问了。他点点头说:“是的,主人。”

    这里的人都很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刘老生说没有人被迫留下。

    很快,我们就得在家了。

    我看着刘老先生,悄悄地问。

    “炎帝令,三魂多;江神如何兵,五生有死。”

    我不明白刘先生的意思,但阎王知道这两个字代表死亡。

    他脸上的表情让我的心更难受。

    “你什么意思?”

    我没说什么,但刘先生很自然地理解我的要求。

    他看着乌龟壳,手不停地转,喃喃地说:“乌龟壳是传说中的‘江神请兵’,又称江神令。”

    “河神邀请大队?”

    我叽叽喳喳地说,摇了摇头,肯定我从未听说过这个名字。

    (本章完)
返回首页